手串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串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能看见鬼之药下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0:08:54 阅读: 来源:手串厂家

我惊愕道,“你住这儿?”张卫华点了点头急切地说,“是!快进去吧!珊珊还得吃药呢!” 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,李珊珊需要吃一种特别的药,但这药是什么张卫华并没有说。于是我问,“她吃的什么药啊?”  张卫华推着我往前走不耐烦地说“进去就知道了。”我向后厥着身子打量了他一眼,看他焦躁不安的样子不禁觉得奇怪。我又转过头看面前黑漆的屋子顿时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,那感觉就好像自己被躲在黑暗中的猛兽窥视一般,让人不寒而栗。  我直觉到不能进去!于是我连忙用力一撤身闪到旁边,可张卫华一只手还抓着我的胳膊。他看我这样脸色沉了下来说“你干嘛?”  我回答“时间不早了……”没等我说完他打断到道,“怎么?还要急着回家看喜羊羊?还是要找你表妹?”我一时语塞。  这时“吱扭”一声那暗红色的木门打开了。我呆楞盯着那道门,心中犹如百只青蛙跳井,扑腾扑腾跳得厉害。就这一楞神儿得的功夫,张卫华突然一扯紧接着把我推了进去,在被推进去瞬间我听到身后的张卫华呢喃了一句,对不起。  我猝不及防踉跄几步没站稳跌倒在地上,手感觉摸到了一个人的脸,冰冷冰冷的,同时一股腥臭味儿袭来。我捏着鼻子坐起一看一下吓傻了,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上身半裸的女人,身下垫着一件白色羽绒服,上面有大片干涸的血迹。她嘴张得老大,早已失去所有神采的眼睛也瞪得圆圆的,更为恐怖的是她肚子被开膛破肚,里面的内脏所剩无几。  我惊恐大叫一声跳起,接着就开始呕吐。  就在我吐得昏天黑地的时候,一个人扑了上来,顿时腥臭味儿更浓,这一下我差点儿晕过去。我仔细一看是个女人。这大冬天的她居然穿着一件短袖T恤和一条碎花裙子,她脸色灰白没有一丝血色,但嘴唇猩红形成强烈反差,十分骇人。她一手抓住我的肩膀,脸上顿时浮现诡异的笑容,另一只手不停地在我头上脸上摸来摸去,摸得我浑身鸡皮疙瘩层出不穷,冷汗直流。  我心中升起一抹悲哀,这可是我第一次跟女人如此近距离亲密接触啊!也不只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忽然她一下拉开我上衣拉链企图脱下我的衣服,她开始激烈喘息,眼眸中流露出强烈的欲望。我一下傻眼了,我靠!这是什么情况?面对她的动手动脚我百般抵挡誓死不从,可她手如钢钳死抓着不放,我叫了两声张卫华也没得到回应。而这时她眼中欲望更加强烈,我明白那不是什么情欲,而是一种对食物的欲望想歪了的都给我面壁去,她还时不时伸出猩红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一圈儿,我看得心胆欲裂,几乎都要崩溃了。  这时张卫华闪现在她身后,一脸柔情地轻声道,珊珊,你不是说有阴阳眼的药效翻倍么?他就是。  我猛然一惊瞬间明白了,原来李珊珊吃的所谓的“药”就是活人!那地上惨死的女子想必就是其一,如今已成了“药渣”,而我很快就会成为下一个。想到那可怜女子惨死的模样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我气急败坏地对着张卫华大骂,可他不急不恼只是微微一笑说,“为了我家珊珊只好委屈你了。”  “委屈你大爷!有拿别人的命委屈的么?!”我快被气疯了,在强烈的求生欲下我奋力挣扎,管你是人是鬼一通拳打脚踢,终于在我踹出不知第几脚后李珊珊的爪子松开了。  我二话不说拔腿就向门口跑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