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串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串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孙疯子智斗蛇婴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7:48:44 阅读: 来源:手串厂家

民国十年。月黑风高,阴风习习。在孙家后山的白杨树林中,有一座新增的坟,那是孙家老太爷的。孙家老太爷在昨日刚刚入土为安。而在此刻,林中有两个蒙面人,正窃窃私语。

“赶紧啊,要不然被发现可就糟了。”

“你娘的鬼叫什么,这大半夜的哪来的人。再说,在这么阴森的地方,谁会来。这孙家富得流油,肯定在下葬的时候埋了好东西,我们要是能够挖出来,下辈子就不用愁了。”一个略显肥硕的蒙面人拄着铁锨说。

“说的是,呵呵。”先前的那人听这么一说,嘿嘿笑道。

肥沃的黑土一锨一锨的被翻了出来,落土声在寂静的林中显得有些刺耳。半小时后,已被挖了一个大坑。“马上就出来了。已经露顶了。”肥硕的蒙面人露出兴奋的嘎嘎笑声。

孙家老太爷的棺木是松木的,上面雕绘着精致的花纹。但是在这样的夜晚,这样的地方,这样的时刻,却觉得这些花纹邪异非常。

“这死老鬼,真会享福啊。这他妈气死人啊。”肥硕的蒙面人抚摸着棺木上的花纹,眼光中透射出贪婪之色。

“干!”他随即一声低喝,铁锨插进了棺材缝。

“咣当”一声,棺材盖被掀飞了。一道白色光芒从棺材里面射出来——那是珠宝的光芒。

“哈哈,”肥硕蒙面人一声笑,直奔棺材。当他眼光投进棺材里时,他突然愣住了,随即朝后对同伴大叫:“快跑,危险。”

同伴一听,以为是他想要独吞财宝,故意吓唬他,不满地说:“吓唬谁呢。”遂朝棺材走去。可是当他同样看到棺材里面时,他也愣住了。当他反应过来想跑时,已晚了。

20年后,孙家。阴云滚滚。

“啊——”一声凄厉而痛苦的女子惨叫声在孙家后院响起。

——“老爷,不好了。少奶奶……少奶奶她……她大出血啊。”一个丫鬟急匆匆的冲进厅堂,上气不接下气的喘道。

厅堂正方,正坐着一个发福的穿着长衫的中年男子,他一手抵在八仙桌上,扶着额头,一脸愁思。这男子正是现在的孙老爷,民国十年死的孙老太爷的孙子。

“家宇呐。家宇在哪?”孙老爷抬起头,面色忧愁的道。

“少爷……少爷他正陪着少奶奶。”丫鬟战战兢兢的道。

“哦?接生的是谁?”孙老爷岔开话题问。

“李妈。”

“赶紧再去请王妈,让他们一起来接生,无论如何孩子和大人都要保住。”孙老爷一拍桌子,怒道。

丫鬟看见老爷这幅样子,打了个冷战,哆嗦了一下,“是、是。”说完,飞一般的退了下去。

一个小时以后,丫鬟又跑上来了。这次她已经有些失魂落魄,歇斯底里的说:“老爷,老爷,不好了。”突然,跑的由于过急,被门槛绊倒了。

“有什么话不能慢慢说,这样成何体统。”孙老爷虽然嘴上说的很平静,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,他担心有什么事发生。“大人,孩子可好。”

“都平安,”丫鬟道。

“哦,”孙老爷长嘘了一口气,“那你这么着急,有什么事?”

“孩子……孩子。”

“孩子怎么了?”孙老爷又站起来。

“好像不是人。”丫鬟说完以后,浑身颤抖。

“胡闹。”孙老爷一巴掌将丫鬟掴翻在地,便走出了厅堂,朝后院走去。

他一走进门,看见媳妇躺在床上,有气无力地。两个接生婆手染鲜血颤抖着的站在一旁,而自己儿子孙家宇正怀抱一个被棉布包裹住的婴儿,不知是喜是愁。“给我看看。”他过去一把夺过孙家宇手中的婴儿,揭开布子看去。这一看,差点吓得他将孩子摔在地上。

孩子是一个男孩,长得白白胖胖,但是舌头却像是蛇的信子,并且进进出出的吐着。简直就是一个“蛇婴。”

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谁能告诉我?”他一下将孩子摔在孙家宇怀中,扫视了周围人一眼,怒吼道。

“爹。这……”

啪——

孙老爷一巴掌扇在孙家宇脸上,骂道:“你个混账,我没你这么个混球儿子。”他又指着儿媳妇骂道:“你真是个扫把星,将乌烟瘴气带进了我孙家门。”接着,他又跪倒在地,仰天痛哭道:“苍天啊,我孙世祖到底做了什么孽,要将这种罪过强加在我后代身上。”没有上苍回答他,只有滚滚雷声和簌簌的雨滴声。

晚饭间,全家人盯着饭桌上的丰盛晚餐发呆,没有一个人先动筷子。过了一会儿,孙老爷看着对面抱着婴儿的媳妇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“不吃了。”于是站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杭州做人流哪家医院好杭州人流手术医院

太原治疗不孕不育医院排名

揭阳白癜风医院面粉生虫了白癜风患友还能吃吗

治疗卵巢癌的医院排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