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串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串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梦里有座房子叫半生缘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1:44:13 阅读: 来源:手串厂家

村里的房子也有名字了,娘告诉我的,有一套房子叫“半生缘”。娘半嗔半无奈地问我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如果你一定要留在这个村子里,这里还有一套别人闲置的房子要卖,六万块,你考虑是不是要把它买下来吧,拿你有什么办法呢?”娘叹口气:“他现在是个离了婚的男人,而你的婚姻就这么不冷不热着。”

梦里,娘最能看穿我的心思。娘打一开始看穿了的,又岂只是在梦里呢。

我还可以清晰地记得梦里的“半生缘”是哪一间,老宅子老街道老格局是我梦里最常出现的。现在娘家村里的街道已经重组、崭新,原来的建筑已经看不见几座了。可是“半生缘”就在小学校横对着的那一排,在文华、小生家老屋子的西边,他们的屋子是老的,“半生缘”却是红砖新房,虽然盖了好多年,但是只是一个骨架支起来了,没有很好地休整,更没有装修,是文华的姐姐文霞用来结婚用的。文霞的婚姻夭折,据说她疯了,然后家里人就让大她20多岁的没能力结婚的老男人把她接走了。这房子就象她那夭折了的婚姻一样,没有人去管理,没有人去过问,房子自然就闲置了。

母亲竟然把那套房子叫做“半生缘”,不知从哪里得知这个名字。但是娘爱她的女儿,看见女儿不死不活的样子,就想让女儿把她买下来,其意不言自明了。

到今天我才知道,娘家的老屋还有后门,打开后门,后面一排正对着的是他二舅在盖新房。我犹犹疑疑地迈出娘家的后门,跨几步就到了正在盖房子的他二舅家了。盖房子的建筑工都是本村的人,他们用各种各样的眼神望着我,每个人有每个人对我的心思。但他姥姥还是拉住了我的手,她的手是干燥而温暖的。她这一拉,等于把我整个的命运握在了她的手里,她的那一握就是那个大家族的意向了。也是我的方向了。

母亲是疼我的,她的疼在语言里;父亲是疼我的,他的疼在眼神里。从父亲的眼神里我读懂了一个年迈父亲的温暖。他各种各样的心事都不重要了,只要他的女儿能活起来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就是这么一个梦,一个荒诞的梦,却让我在醒来之后泪流满面,我把它的细节记下来,不知自己为什么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