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串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串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那年我们注定相逢七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3:23:43 阅读: 来源:手串厂家

若无缘,何相见

他顿了顿,不再向前渡着。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看着他微微颤动的背影,我不由的闭上眼睛,泪从眼角滑下,在脸上划出一个弧线。“雅琴。”

慢慢睁开眼睛,转身离开。从没有这么想逃避过,真的没有,对晨,实在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但,我怎么可以放下闫诺?那个我挚爱的男人,他是我的全部,是我的天。可是。。可是他亲手毁了我的天,我的全部!还怎么面对?谁又能告诉我!!

“雅琴!!”身后的嘶吼,伴随着天上的细小的雨露,加快了脚步。如果不能面对,那就不面对吧,反正逃避也不是一两次了。自嘲的笑了笑,现在我才知道,原来我这么会逃避现实。。

一路上,恍恍惚惚的,汽车在身边擦过,还有的停下骂几句脏话,只是我没有心思去回敬他们的脏话,心痛,这心痛的感觉已经一个月没有了吧,我是不是要谢谢那个男人呢,他至少让我上个月没有丝毫的痛苦,或者生活在快乐中,呵呵。。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?仰头望天,嘴里咸咸的,是雨水,或是泪水,似乎已经不重要了。

“小姐,小姐。”隐隐约约听见月月的声音,可是眼皮却怎么也抬不起来,好累,好困,双脚有点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,倒在水中。耳边月月的声音也慢慢远去,是啊,我太累了,该休息一下了。

浓浓的药味,熏得我有些不适。“咳咳。”鼻子不通气?怎么回事,揉了揉。“哈欠,哈欠。”唔,好难受。

一块毛巾递过来。“干嘛没事去淋雨?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你是闫诺的女朋友。”徐偌风不好意思的看着我。

“其实,就算你不说,这一切我还是会知道,没什么对不起。你不过是把一切事情提前了而已。”淡然的接过毛巾,擦了擦鼻子。没有看他,心里虽然不恨他,但是也没有丝毫好感。

手上的毛巾一把被人抢走。“你还是在怪我,你有什么不爽的你说啊,干嘛这样。憋到心里,然后自己跑到雨下面淋,最后一身的病,很好玩?闫诺当初说他的女朋友是多么多么的强大,但你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什么,你知道吗,你不过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!面对一些事情,你只会自暴自弃!才会让林晨有机会接近你。”

“我想知道诺和晨之间的事情,你会告诉我吗?”拿起床头的水杯,直接喝起来。

“你!”徐偌风的语气有点无奈,“哎,你不用这样吧,你这样让人很难受。”他坐在床边,我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,愣住了,他把头发剪了,第一次,他给我一个阳光男孩的感觉,如今那拽拽的耳钉、唇钉,却成为他阳光帅气的衬托。

“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扯出一道微笑,尽管他眼中倒影的我,脸色是那么的苍白。

看着他呆了一下,“哥,雅琴醒了没。”声音中带有着兴奋,是宏达?我转头看向门外。月月正一脸晕红的跟在宏达的身后,这丫头,看来是看上这个男生了,不过也是,这么可爱的一个男生,又有多少女生不心动,当初我不也为之心动么。“耶,雅琴你看,这是我给你做的,你看看好不好吃。”一张稚嫩的脸,凑到我的眼前,害的我呆在哪个地方,不知道下一步改怎么做。

“额,哦,呵呵。”咽了口口水,接过他手上的便当盒。一打开,眼角抽了抽,小孩就是小孩,这是啥玩意,水果拼盘?“咳咳,咳咳。。”可是我咳嗽耶,橘子?我晕死啊。尴尬的拿起一块橘子。塞进嘴里。“恩,好吃。”

宏达还相当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。“嘿嘿,我就知道。”顿时我们三个人的满头的黑线。

“宏达,你和小月出去吧,我有事和雅琴说。”

他咬咬下唇,委屈的看着我,我的个天,我怎么受得了这个眼神,不过为了知道诺和晨的事情,就算再受不了也要受得了!“月月,出去吧。宏达,你们也去吃点东西吧,别把自己饿着。”

“哼,走就走。”嘟着张嘴,粉嫩粉嫩的皮肤,晕,勾引人犯罪。

一只手在我面前晃了晃。“看够了吧,我弟弟虽然很好看,但是你也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他。”徐偌风皱着眉头,一脸的不满,外带着眼中的极度鄙视。

“额,你说吧。”低着头,怪不好意思的,‘色迷迷’看着别人的表弟。

他走向窗户,看着窗外的风景,低下头默默的笑了笑,笑的是那么的凄凉。“我们三个一起长大,我、晨、闫诺,呵呵,不知道是上天嫉妒我们三兄弟这么好,还是什么,就在三年前,闫诺交了一个女朋友。”徐偌风顿了顿,眼睛迷上了一层水雾。“因为那个女生,闫诺忽视了我们三人的友情,晨非常的生气,几次都和闫诺吵了起来。最后闫诺气急败坏的离开了,也扬言说不认晨这个哥哥。”

‘你怎么了?心情不好。’我一脸紧张的看着诺。‘心情不好和人家说下嘛。让我也帮你分担分担啊。’

诺溺爱的揉揉我的头发,‘没有呢,雅琴,在这个世上,你是我最亲的人了,怎么办?’他拥过我的肩‘你会离开我吗?’

没心没肺回抱他,在他的怀里跳了一下‘傻瓜,当然不会咯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,是永远哦。不可以分开,就算你以后要离开我了,我也不让的哦。’甜蜜,心中只有浓浓的甜蜜。

原来那天,诺和晨闹翻了,原来,造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。原来那么多的不幸都是我一手造成?原来和林晨的缘分就是这么来的?哈哈,我还天真的以为一切都是天灾。诺,我果然是你身边的灾星。

“那天,我和晨喝得烂醉,他说,为了一个女的和自己的哥哥反目成仇,史上也就只有闫诺一个了。那天,我妹妹来接我们,她一眼就看中了晨,我们都知道晨是一个花花公子,我当然不愿意。可是妹妹求我,说就一次。呵呵,我同意了,我竟然同意了!!”徐偌风痛苦的闭上眼睛,“那是我唯一的妹妹啊,就因为的我同意,毁了。”

看着徐偌风,沉默。或许不是我想要知道所发生的一切,那么他一定不会想回忆这些不好的记忆。就如同我不想再次回想诺离我而去的那一刻一样。

“对不起,说远了。”徐偌风歉意的看了我一样,“后来,我和晨彻底闹翻,却还是会关注他的东西,因为我要时时刻刻的准备报复这个男人!毁了我的妹妹的男人。呵呵,我竟无意间知道闫诺死了,很好奇,一个没有丝毫病症的人怎么会莫名的死去,我就叫我的朋友帮我去查一查,发现闫诺死于车祸,而那次车祸造成者是死者的亲哥哥,林晨!”

“可是,闫诺姓闫,而林晨姓林啊。我一直以为林晨用假名字,如果你说他的名字是真的,那?这不合理啊。”皱着眉头,思考着。

“林晨随父姓。闫诺随母姓,这有什么奇怪的。”他坐回我的床前,喝了口水。继续看着窗外。

“说完了?”小心翼翼的问。

“恩。”他闭上眼睛,往后一靠,倒在床上。我把腿一缩,叹了口气,为什么此时我一点也不生气呢。看着徐偌风颤抖的睫毛,或许是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吧,诺,不知道为什么,眼前这个人虽然和你没有任何一点关系,却让我那么的亲近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呆呆的看着床上这个人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,他的妹妹为什么毁了?晨。。。。真的这么讨厌吗?

‘乓’门被撞开。床上的人猛的睁开眼睛。我也下意识的看向门口。“偌风哥哥,你看看,这个好看不。”宏达抱着一只狗就冲了进来,我忙往里面缩了缩,我最怕狗了。皱着眉头看着他手上那毛茸茸的生物,我汗颜的。

宏达还特别不识时务的冲到我面前,把狗递给我。“别,小姐怕狗!”月月大叫,语气中有点哭丧“我都叫你不要买了,叫你不要买了,小姐怕狗啊。”

一脸要哭的月月,外加一个一脸委屈的宏达,我只能稍稍退后,眉头微皱。“月月,没事的。哈、哈、哈欠”揉了揉鼻子,深深吸了口气,难受。

诺抱着一只宠物狗在我面前,不停的逗它。而我却在一旁不停的打喷嚏‘雅琴,怎么了,感冒了?’诺担心的看着我。

我微微笑了笑,不做回答,我怎么能说对狗毛过敏呢,打扰了诺的雅兴可不是我会做的,‘没呢,吃点药就好了。’那天下午,我们玩的很开心,直到很晚才回家。只记得那次我全身起红疹子,几天没有去学校。

诺知道事情的原因后,气的直接想把宠物狗扔掉,‘没用的东西,还让雅琴生病了。’虽然不喜欢狗,但,也不至于那么残忍,最后还是把狗给了宠物店。

回想着过去的一切,诺,你给我的还有那么多值得怀念,低着头,不由的浅笑出声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