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串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串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曾经我也是个艺术生2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24:39 阅读: 来源:手串厂家

接《曾经,我是艺术生(连载1) 》(点击标题可读原文)上面已经讲述过我这个人学习不好,但是我妈却一直不肯相信这是个事实,其实世界上谁的妈也不会承认自己的儿子不行,没办法,等我从小学升中学那会,我妈托我姨的关系,把我安排到了当时所谓的重点班,(我跟我那姨是什么关系?我不太清楚,但像是八竿子还能打得到那么一点关系,所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在当今这个社会人和人总能攀上亲戚、。)

上重点班了,人就不能那么懒散了,自己也好面子了,最起码咱不能丢我妈这张脸了!怎么着也是我妈豁着面子让我通过‘不正当’渠道调剂过去的啊!于是我就开始努力的学习,我是上课认真听讲,当然下课不会认真复习,下课吗,就得玩会。还没有过贪玩的年纪。

我们上中学那会还不住校,还是跑校的。由于家离着学校有一段的距离,那时候又年纪小,所以要起的早一点,晚上呢,回去的会晚一点。时间就这样流逝,我回家后,除了做完作业外,也会拿出时间去看一下今天所学的内容。

但是我有个爱好,我喜欢读小说,也喜欢历史,但是我对数学,物理,化学,那套东西丁点不通。我认识他们,他们不认识我,就跟相对象一样,我一厢情愿了,人家姑娘不愿意,我还不是干着急吗?所以每次看书复习的时候我就拿着历史书翻来覆去的看,我把所有的东西都记得滚瓜烂熟。而对于那些小说我是一边又一遍的看,始终不觉得厌烦。

那时候还没有分文理科,但是那时候我就已经偏科了,已经把自己分给了文科。

久而久之,我妈也看出一些端倪,“为什么你每次看的都是这些书?去,拿本数学书看一下,”我很听话,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处于青春的叛逆期,我就拿起一本数学书,但是无奈的是在盯着那本书看了不到十五分钟后,我竟然有些飘飘忽的迷糊起来,最可怕的是我一睁眼看了一下写字台上的表,“哎呀!十二点了,午夜凶铃啊!”。

于是每天晚上我不是看历史看到半夜就是看数学睡到半夜,我妈看我屋里的灯总是在午夜熄灭,也就不自然的认为我开始努力了,当然对我的态度也是大有好转。

很快的迎来了进入中学后的第一学期的考试,成绩出来的时候,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!为什么呢?名次不好呗。

当然我拿着这个成绩回家后,我妈也没有对我太多的责怪,因为她是亲眼看见我对学习的‘付出’。

考试的事情就这么的过去了,我还是照那样的复习,要说那晚我还真是不走运,为什么呢?一是我拿的是本数学书,二是,我在看到十分钟的时候睡着了,您纳闷了,你平常不都这样做吗?这有什么不走运的啊。

是啊,要不说人要是倒霉,就连喝凉水都塞牙缝。重要的是第三,我房间门没锁,也不知道什么鬼使神差的,我妈那晚那么有兴趣来‘观摩’我的学习,当我妈轻易的打开门之后,看到躺在写字台上的我还在流着哈拉子梦周公,忍不住的就是红颜大怒啊!

“你给我起来!”突然一声炸吼,我已经从迷糊的状态回到了现实,刚才我还做着一个美梦的,好吧,这一声,别说是做梦,就算是有点脑血栓都能给你震好了!我顿时就觉得全身发抖,就像是掉进了那冰窟窿一样。

果然跟我猜想的大致一样,在一顿大打出手,(当然我就是挨打的份)然后就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说骂之后,我原以为这场完全压倒性的‘辩论赛’会就此结束,但是我错了,接着出现了我在那晚最意想不到的镜头,我妈,竟然落泪了!这是在我的意料之外的。

在经过那晚被抓的经过后,妈就对我的学习不怎么看好了,当然我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劲儿!

在又一次的考试过后,我以为我的成绩会直线的下滑,但是事实总是让人惊喜,我的成绩不但没有退步,反而前进了几个名次。这又使得我好一阵的得意。

但是这种得意似乎是没能持续很长的时间,就再初二下学期的考试中,我的成绩已经是不堪入目,烂的不能再烂了!此时我妈早就已经打算好让我在复习一年的算盘了。

刚上中学那会,我认识了一个小姑娘,叫做王明明,很水灵,尤其在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漂亮,两个小酒窝挂在脸的两侧煞是好看。

那时候就是单纯的觉得她漂亮,当然那会已经是青春期了,少年的萌动跟荷尔蒙的催发,使得我在不知不觉中就有些飘飘然了。

那时候我们班里还有个叫做高翔的男生,他跟我一样,也是经过‘不正当’手段调剂过来的,但是相比之下他的‘不正当’就显得正当的多了,因为我们的班主任就是他哥,当然不是亲生的,他大爷家的,但是也是堂兄弟啊。

我小时候就认识高翔,为什么呢?因为我姥姥跟他是一个地方的,我呢又是从小在我姥姥家长大的,我姥姥家那边的小孩,90%的我都认识,而且都跟我玩的不错。

阴差阳错的我就跟高翔在一班了,我俩都有个特点,讲话时有点幽默感,当然我比不上他,幽默到自认为很搞笑的程度。

那时候的高翔也喜欢一个女孩,叫做景艳华,事情说来就那么凑巧,景艳华跟王明明是同坐的,一场爱情攻围战在悄无声息的拉开战幕。

那时候总是觉得自己很傻,现在想想,那时候的却是很傻!而且那会就喜欢在脖子上带个项链,手上带个手镯什么的!都是些从地摊上买的东西,但在那会觉得这已经很不错了。这就是那会我们炫耀的资本,但是比起现在的中学生我们那会很土很落伍。

青春期如约而至,我们都进入了啃青苹果的时代,虽然那时候老师总是教育我们,早恋怎么怎么不好……最常举得列子就是,书上的青苹果看着漂亮但是要是摘下来吃到嘴里是很涩的。

这个对那种好孩子来说,真有那么点用,但是像我们这种破罐子破摔的人真是没用,现在我也不知道我那时不是早恋,但是我知道那会我真的很喜欢王,

很单纯的喜欢,只是想跟她在一块玩。

在我们那会生理教育课都是一些如同花瓶一样的摆设,好看不实用,所有的中学老师都会避开那些最为关键的东西,但老师越是这样,我们就会越觉得神秘,性,那层神秘的面纱总是盟主我们模糊的双眼。

但是那会虽然是喜欢王,但是也没怎么展开猛烈的追求,因为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需求,不知道我还需要什么,高翔也是跟我一样,我们俩都没有怎么对喜欢的女孩子表白。

时间就那么过,转眼初二结束了,在拿到一张属于自己的叫做什么*****神经衰落的医院证明后,我知道我妈为了让我更好的学习,已经在行动给我办好了退学。

带着满心的不爽,我还是去报到了,还是找的那个八竿子打到一点的姨办的。记得回去的时候,王问我“为什么留级啊!”我说“这个我也做不了主啊!我也不想,但是没办法啊。”

我把我的书桌搬到我姨的办公室,准备在两天以后退到下一级去做‘领导’,

搬桌子的时候是王给我搬的,我说我自己,他执意的说要给我搬,我拗不过就只好随她了,现在我才想明白,感情那会她也喜欢我吧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